週六到水源劇場看好友王建揚設計的劇場舞台背景,驫舞劇場所演出的<男孩與狗>,
 遇到李承道和王建揚日本多年的藝術家朋友都在喜來登飯店,
 昨日結束的young art taipei-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正巧幾個朋友所屬的藝廊的展區都連接著(也太巧了)。
 來著來著就來拜訪認識己久的<私藝術>。

   
   週日到喜來登的
young art taipei九樓展區,順道帶來要給私藝術負責人之一的小綠老師,
 其實他是我多年好友的女友,在他們就讀北藝大時候就相識了,
 兩個藝術大學的學生一畢業就開設畫室還策劃藝術展覽真的很不簡單,
 當時對他們的創業和堅持都深深感到佩服,而相遇不是那種長大後成熟的打關係熱絡的見面方式,
 是有種見到熟知自己的新的感觸,
就例如另一負責人-紅心。在我當年一到台北就相識,
 當時在讀高中的他美術底子深厚,有朋友介紹他跟我說美術思維,

 我對美術系有嚮往卻因為小時候家竟跟住在深山不能正規學美術而深深感到感嘆,
 本想自學考美術系,
卻讓紅心誤會我是要報考美術大學有學過美術的誤會,
 讓他一見面就開門見山從很深度的美術思維去探討,
讓我感到挫敗,後來他才知道我沒受過正規美術訓練,
 他覺得有點不敬,一把話講開~就講到了夢想,我們變成無話不談的好友,

且我19歲生日時,他送來一本繪畫的雜誌,有插畫的介紹,就帶給了我許多的夢,往夢想的路。
  
     其實現在想起來小小的一本書,勝過一切,原來在城市中這樣緊繃的活著,
 那一本書竟然會是開創生命的泉源-人有夢才感覺真切的活著。
 這是我20歲前的青春,回想起來不用愛情的甜蜜太多,想起這些好友就很夠,
 愛情的回憶太過鮮明也沒用,現在身旁陪著也是20歲之前的也不同了。
 紅心讀了台北藝術大學,再來他的戀情也讓我對他祝福很多,我比紅心年紀大,我已經很老成了,
 他比我更成熟,其實我們心中都有一個老靈魂,

他說到了外島旅遊,參與學校的活動遇到了一個女孩,讓他覺得一直腦海中想念著他,
 當時聽了讓我覺得大笑了一下:我的怪胎藝術家朋友終於戀愛了,

 後來我到了他門學校研究所旁聽攝影課程,本要跟他的女友相見,後來紅心因為女友生理期不舒服叫我自行聽課程,
 他要回去照顧女友,我要認真說~
紅心當時的表情超級心急(我舉手要大聲發誓說~那是男孩真切愛著女孩的表情呢)。
 自行聽課程,我在北藝大冒險,這幾年數度上去幾次,每一次都有不一樣的感覺,
 相識他們情侶,之後也去見到他女友(當時我一直心中稱呼他為紅心女王)的畢業展。
  
 
   在回憶中,這女孩~紅心女王總是畫着夢想終幻境的恐龍,結合著綺麗的色彩,
 會發覺他的恐龍不像是我們覺得的猛獸,而是童年要蛻變成堅強的象徵,我還陶醉在他的顏色區塊的迷宮中。
 近期他的作品也讓我驚艷,更像是寫實的夢中展演,有股全面啓動的第幾層中夢境穿梭,我知道我們要走,
走往成長的道路不停留,他每一日地發表讓我省思了這幾年的過往,發現人真的要沒有包袱才能有所創作,
 因為心裡有所困頓,其實會壓縮我們對夢的張力,所以今日我不迷惘了。
 昨日在
young art taipei我對她說我在西藏的感覺,昨天半夜他加入他的每日的創作中,
 <他說那裡的神明不是偶像,不是拿來要求的。而是拿來共語的對話,聊天,或與與你們的神都一樣的>。

  
   看完這段,看完他的畫,我對自己共語且會心一笑,該繼續往前走,我們又相遇了,在人生中許多的軌跡接軌,
 這是我們的青春,原來很多歷程就是在撥開雲霧間明月的感覺,適合我的生活,我是該活得很童謠(笑)~那心中綺麗的恐龍終於站起來了。
  

機器娃娃丁小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